首頁 > 正文
抗日血戰之前,他們留下遺書慷慨赴死

  圖①:中央軍校第二分校軍官訓練合影照片(前排左二王超奎)。

  圖②:王超奎訣別信(部分)。

  圖③:張自忠訣別信(部分)。(受訪者供圖)

  一位是二戰時期盟國陣亡的最高將領,一位是抗戰中的下級軍官,身處對日血戰之中,安危存于一線之際,他們在想些什么?

  9月3日,為紀念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5周年,第三批國家級抗戰紀念設施、遺址和著名抗日英烈、英雄群體名錄公布,重慶特園、張自忠烈士陵園,以及重慶武隆的王超奎入選。

  9月7日,我市抗戰歷史文化研究專家公布了對王超奎和張自忠兩人的三封訣別信的研究成果,他們臨戰訣別前的遺書令人動容。中國人民為什么能取得抗戰的勝利,我們可從中找到答案。

  王超奎:“男是抱定宗旨,以身殉國,戰死疆場為榮”

  王超奎是誰?他為何入選?

  時間回到1937年,淞滬會戰前夕,一封毛筆書信輾轉寄到了當時四川涪陵縣鴨江鄉一位名叫王詠琴的中年男子手中。

  展開書信,仔細讀完,這位中年男子雙手顫抖,幾欲掉淚。原來,這是一封訣別信,寫信的人是其弟王超奎。

  “這封信王超奎的后人保存至今,如今存于武隆區檔案館?!敝袊箲鸫蠛蠓窖芯繀f同創新中心主任、重慶市地方史研究會會長周勇介紹,王超奎生于1907年,1941年犧牲,重慶市武隆廟埡鄉人,國民革命軍陸軍第20軍第133師第398團2營營長。

  1941年12月,日寇第三次瘋狂地向長沙大舉進攻,國民革命軍陸軍第20軍133師398團在岳陽縣傅家橋、下高橋、相公嶺一帶與日軍交火,展開了激烈的阻擊戰。營長王超奎率部在傅家橋堅守陣地,多次打退敵人的進攻。然而,不久,王超奎營500官兵陷入日寇增援部隊的包圍之中,王超奎帶領全營官兵與日寇展開了短兵相接的肉搏戰,全營壯烈犧牲,時年他僅34歲。

  在這封訣別信中,王超奎視自己為已死之人,以身許國之志躍然紙上。他寫道:在無錫日機轟炸,以至于三天之久還未夕(熄)火,在蘇州以(已)被日機轟炸數次。沿途一帶,真是耳不忍聞,目不忍視……“昨日我部以(已)加入火線。希望祖慈母二安人不以男為念。男是抱定宗旨,以身殉國,戰死疆場為榮!請祖慈母保貴身體為要,閣(闔)家庭人等不必思念我?!?/p>

  信尾,王超奎還特意囑咐家人“請勿回音”,足見其拼死一戰、視死如歸的心志。

  史料證實,楊森的二十七集團軍由于得到王超奎營的拼死掩護,順利完成了在長沙附近的戰略反攻部署,致使日寇在汨羅河以南、撈刀河以北遭受重大失敗,被迫撤離。中國軍隊贏得了第三次長沙會戰(又稱湘北會戰)的勝利。

  由此,國共兩黨高層都對王超奎的壯舉給予高度評價。宋慶齡、周恩來都曾在其殉國紀念冊上題詞,宋美齡也在當時的戰時首都重慶發表廣播講話,并在美國《紐約時報》發表文章,明確提到了“戰至最后一彈,最后一人”的王超奎。

  1942年初,當時的涪陵縣政府在中山公園樹立了一塊紀念碑,碑身為長方體,正面鐫刻:王營長超奎殉國紀念碑,其余三面則刻有他的生平事跡。

  1988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政部追認王超奎為“革命烈士”。

  2013年9月,當時的武隆縣民政局投資60萬元,將王超奎與其他兩位烈士的散葬墓,遷于當地廟埡鄉和平村,建成烈士陵園供后人瞻仰。碑身上書“革命烈士永垂不朽”8個金色大字,彰顯了他們感天動地的壯舉。

  近80年來,王超奎屢屢被稱為“斷頭將軍”。據《漢語成語詞典》解釋,“斷頭將軍”指頭可斷、志不可屈的將領,常用以比喻堅決抵抗,寧死不屈的將領。周勇稱,“斷頭將軍”王超奎“寧為戰死鬼,不做亡國奴”的英雄氣概,也是中國抗戰大后方人民不屈不撓、為國盡忠的精神寫照,是重慶人民的驕傲。王超奎入選著名抗日英烈名錄,就是警醒后人銘記他們的豐功偉績,牢記歷史、勿忘國恥,珍視和平、警示未來。

  張自忠:“為國家、民族死之決心,海不清、石不爛、決不半點改變”

  “張自忠是抗日戰爭時期犧牲在戰場上的唯一一位集團軍總司令,從他以身殉國前的兩封‘遺書’可見其忠肝義膽和民族氣節?!?月7日,周勇向記者展示了張自忠的兩封訣別書信。

  這兩封書信中,其中一封是1940年5月6日時任第五戰區右翼集團軍兼第三十三集團軍總司令張自忠渡襄河截擊日寇出發前,致副總司令馮治安的親筆訣別信,該信原件現珍藏于中國第二歷史檔案館。

  信中,他這樣寫道:“仰之吾弟如晤:因為戰區全面戰爭之關系,及本身之責任,均須過河與敵一拼,現已決定于今晚往襄河東岸進發,到河東后,如能與三十八師、一七九師取得聯絡,即率兩部與馬師不顧一切,向北進之敵死拼。若與一七九師、三十八師取不上聯絡,即帶馬師之三個團,奔著我們最終之目標(死)往北邁進。無論作好作壞,一定求良心得到安慰,以后公私均得請我弟負責。由現在起,以后或暫別,永離,不得而知,專此布達?!?/p>

  另一封寫于1940年5月1日,是張自忠的告將士書。他寫道:“國家到了如此地步,除我等為其死,毫無其他辦法。要相信,只要我等能本此決心,我們國家及我五千年歷史之民族決不致亡于區區三島倭奴之手。為國家、民族死之決心,海不清、石不爛、決不半點改變,愿與諸弟共勉之?!?/p>

  周勇感嘆,信中簡短數語,足以窺見張自忠將軍趕赴沙場以死報國的“忠義之志”和“壯烈之氣”。

  周勇介紹,1937年“盧溝橋事變”爆發,張自忠一度兼任北平市市長,他秉承宋元哲的意愿,與日方談判,爭取和平解決。張自忠不得已臨危受命,但卻由此成為眾矢之的,一些報刊甚至撰文公然諷刺張自忠是“自以為忠”,更直呼其為“漢奸”“賣國賊”。

  “其實,自喜峰口戰捷以來,張自忠個人是主張抗戰的?!敝苡路Q,張自忠曾說“抗戰如果是自己的事,早與鬼子拼命”。1940年5月,日軍大舉進犯隨棗、宜昌地區,張自忠的右翼集團軍擔任襄河河防守備,戰局危急,張自忠決定東渡襄河,親臨前線督戰,并在出發前寫下前述兩封“遺書”,以表明誓與日寇血戰到底的決心,然后義無反顧地參加了臨沂保衛戰、徐州會戰、武漢會戰、隨棗會戰與棗宜會戰等。1940年在襄陽與日軍戰斗中犧牲。殉國后,張自忠被追授二級上將,成為二戰時期盟國陣亡將領中級別最高者,其遺體運到重慶,國葬于北碚梅花山。新中國成立后,張自忠被追認為革命烈士。

  周勇說,王超奎和張自忠的訣別信,鮮明地詮釋了抗戰精神:天下興亡、匹夫有責的愛國情懷,視死如歸、寧死不屈的民族氣節,不畏強暴、血戰到底的英雄氣概,百折不撓、堅忍不拔的必勝信念。這不僅僅是對日本侵略者的憤怒,而是向全世界的自信展示,這既是對抗戰英烈的告慰,更是面對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對今天全體中國人民、中華兒女的極大鼓舞。

編輯: 李海嵐
城市相冊
欄目精選
每日看點
重慶正事兒
本網原創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21126490048
十一运夺金专家预测